首页 出版社简介 公告新闻 图书中心 本社期刊 版权贸易 数字出版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 English
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书评书摘

    书评书摘

    全面评说清代刻书家鲍廷博功绩的一部力作

    《鲍廷博评传》出版
    发表时间:2015-07-14 浏览:(1537)

      鲍廷博(1728—1814),字以文,号渌饮。祖籍安徽歙县,生于杭州,晚年徙居桐乡。家富藏书,乾隆时开四库馆,献书七百余种。刻《知不足斋丛书》三十集,收录秘籍二百余种。著有《花韵轩咏物诗存》,存世。鲍廷博生活在清代乾嘉时期,当时清政府为了在思想文化领域巩固统治,一方面大兴文字狱,一方面征调学者纂修《四库全书》等大型图籍,影响遂及于学术,官方及私家藏书、校书、刻书等风随之兴起。就家庭环境而言,鲍廷博祖、父皆经商,且秉承贾而好儒的传统,教养后辈,其父鲍思诩始斥资购置古代典籍,并辟室储藏,取《大戴礼记》“学然后知不足”一语,命其室为“知不足斋”,为后来鲍廷博的刻书事业奠定了基础。追寻鲍廷博的一生,他由读书而藏书,而献书,而刻书,而治学,丰富的人生经历,深厚的校勘学识,开放的抄借理念,如刘尚恒先生所言,“有关鲍廷博的研究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”,“应该有一个评传,或者在总体上,从社会和经济的角度深入揭示鲍廷博”。作为对刘先生的直接响应,尤其是为了调整学界偏重研究黄(丕烈)跋、顾(千里)校的不平衡局面,周生杰教授与同门杨瑞副教授适时撰著《鲍廷博评传》一书,资料翔实、内容丰富,为寂寥的鲍廷博研究带来了一抹亮色,俾学者进一步地知人论世。


      全书分为六章,第一章“辗转歙杭桐”从三方面概要叙述了鲍廷博少、壮、老三个时期的家庭生活、事业传承和居杭期间与朱文藻、卢文弨、王鸣盛、郁礼、吴骞等学者或藏书家交往的情况;并且通过全面翻检与鲍氏相关的文献,发现赵文敏《知不足斋丛书题辞》中小注云“先生于甲辰岁移家槜李”,考定鲍廷博移家桐乡的具体时间为乾隆十九年(1783),解决了一个鲍氏研究中长期论而不决的问题,有利于推进对鲍氏后半生刻书、治学生涯的研究。


      第二章“藏书知不足斋”分四个方面,重点阐扬了鲍廷博“以散为聚”的藏书理念,从而揭示了其校刻《知不足斋丛书》的苦心,细而论及鲍氏倾力购买宋元古书甚至是流落日本之秘籍,辗转借抄朋友之秘藏,朝廷赏赐及好友的馈赠、交换。正是这样一种理念和丰富的藏品,鲍氏的献书之举便水到渠成。因此,《评传》作者便紧接着在第三章“献书四库馆”中详细论说了与“《阙史》题诗帝右文”(叶昌炽《藏书纪事诗·鲍廷博》)有关的鲍家进呈“私箧所藏”的前因后果,并引阮元《知不足斋鲍君传》、《浙江巡抚三宝奏查访天一阁等藏书情形折》、《浙江巡抚三宝奏鲍士恭等五家呈献遗书等事折》、《浙江通志》等文献记载,借助今人的研究成果,并进一步查漏补缺,证实鲍氏为“天下献书之冠”、“私家进书之首”并非虚誉。


      第四章“刻书传天下”主要论说鲍廷博及其子刊刻《知不足斋丛书》的劳苦和功绩。因鲍氏有“以散为聚”的藏书理念,所以其刻书伊始便不同于书坊以营利为主要目的,而是倾心于流播中国古代典籍、延续中国传统文化,可谓功莫大焉。朝廷随后“著加恩赏给举人,俾其世衍书香,广刊秘籍”的褒扬,更是鼓舞其精神,坚定其意志。对于鲍氏逐年刊刻的情况,《评传》作者通过《丛书》中各书序跋并结合有关鲍廷博年谱,做了细致考察:从乾隆三十四年(1769)到嘉庆十九年(1814)前后46年间,刻书几乎无间断,尤其是乾隆四十年至五十一年的12年间,值鲍廷博47—59岁时,刻书数量多,其精力、财力的耗费可想而知。作为乾嘉学人,鲍廷博刻书态度是审慎的,具体如精选底本方面,“共有21种宋、元、明三代刻本被鲍廷博用为底本,约占全部208种图籍的10%”(页177)。


      而涉及校雠精这一方面,《评传》专设第五章“践行考据学”揄扬之。在清人眼中,鲍廷博无疑是善校勘的,张之洞《书目答问》中称鲍氏所刻书为善本,“是正文字,皆可依据”;叶德辉《书林清话》中亦称鲍刻《丛书》“既精赏鉴,又善校勘,则亦绝无仅有者矣”。《评传》作者深入阅读鲍氏为《丛书》中各书所撰序跋,通过细致的举例分析,指出鲍氏校勘成果具体体现在“校定书名”、“勘定作者”、“考辨脱文”、“是正文字”四方面(页228—232),尤其是“改定凡数十字”、“校出讹误十余字”等语在序跋中俯拾皆是,卢文弨称其“校雠之功,如去疾焉,期于尽而后止”,眼前不觉浮现鲍氏据案执笔,丹铅满纸的画面。


      阮元《花韵轩咏物诗存序》称鲍廷博“中年后尤耽吟讽,杖笠所至,一草一木,流连竟日”,但相对于校书、刻书、题写序跋而言,鲍廷博的诗歌流传不广,存世仅百余首,“是考查鲍廷博诗歌情感、创作手法和艺术特征的重要依据”(页262),且有一定文献价值,可据以考知清代藏书家沈敬履、郑竺、金德舆的生平逸事。就其诗歌整体而言,鲍廷博最为人赞赏的是20首咏夕阳诗,阮元称其“极体物之妙”,赵怀玉赞其“脍炙人口”,袁枚更是服膺其“清妙可喜”,直称为“鲍夕阳”。第六章“咏物‘鲍夕阳’”便据此评说。《花韵轩咏物诗存》外,《评传》作者又穷搜博采,钩稽鲍氏佚诗23首,对丰富读者对鲍氏的认识不无助益。


      总之,《评传》作者通过掌握的大量资料,分析研判,多有创获,直面鲍廷博研究中出现的诸多问题,不依从旧说,具有严谨细致而不浮泛的学术品格,对鲍氏可谓抱有“了解之同情”的胸怀;《评传》作为研究型专著,作者文笔虽非生花,却也简洁不枯滞,无资料堆砌之感,宜其成为一部力作、佳作。


       


      (《鲍廷博评传》,周生杰、杨瑞著,凤凰出版社2014年12月版,定价38元)


       


      发表于《古籍新书报》2015年3月28日